2020年8月5日 星期三

山女孩Kit的霞喀羅步道

霞喀羅古道上的極美營地



霞喀羅,Syakaro,又譯為石鹿。大正九年(西元1920年)開築,蜿蜓在霞喀羅大山北端的林間谷地,全長23公里。

將汗濕的T-shirt襯著步道上的涼風

喜歡Syakaro,這是一顆樹、一條溪、一座山、一支泰雅部族的名字,我一來再來,走過竹林、吊橋、駐在所、小溪、大山,穿越溪谷蜿蜒而上的風,淋著固定午後便降下的夏日雷陣雨。大雨過後,我坐在溪邊,寫著在山之間的Syakaro日記。

謝謝林務局「盛夏森林活動」的邀請,讓更多人一起體驗台灣美麗的森林步道,更多活動訊息在以下連結:https://hiking.biji.co/index.php?q=minisite&id=101

路上都有清楚的里程木牌,字體非常娟秀古典

<步道資訊>
霞喀羅國家步道位於新竹縣內尖石鄉及五峰鄉,穿越臺灣生物相最豐富的中海拔地區,沿線柳杉、杉木、楓香等人工林與天然林中殼斗植物及山胡桃蓄積豐富;春天賞櫻花、夏浴於杉林、秋冬季觀紅葉,是本步道四季的特色活動。當地泰雅族遷徙及開墾事蹟和日治時期警察駐在所遺址,深具歷史價值。

<地理位置>
新竹縣尖石鄉、五峰鄉

<交通方式>
1.國道1號-新竹交流道下-縣道117線-省道臺68線-省道臺3線-縣道122線-清石道路。
2.國道3號-竹林交流道下-縣道120線-縣道123縣-縣道122線-清石道路。

<管轄單位>
新竹林區管理處

<海拔>
1,600~1,900m

<資料來源>
林務局 山林悠遊網 https://recreation.forest.gov.tw/Trail/RT?typ=3&tr_id=026

山腳下有許多客家小村,買了客家肉粽當成行動糧
                      

養老登山口進來,這步道全線無收訊於是全線無煩惱。路徑寬闊平坦。濃密的樹蔭遮陽,此起彼落嘹亮的鳥叫聲,步道疏疏落落、鮮少山友,甚至有一連好幾個小時只有我們,於是看到了:一隻蛇、兩隻羊、三隻小山豬、一群野小雞。

步道中級山的林相豐富
                    

步道上有不少取水處,都清澈甘口
                    

先是短促的叫了一聲,還沒有反應過來,斜坡上的草叢先窸窣後大聲作響、樹枝被細細踩斷的聲音。直覺這是大型的動物,因為剛剛才看到山豬媽媽和三隻小山豬,我們兩個女生便站在步道中間不敢移動。
竹林為歷史人工種植,作為經濟植物。夏日來竹影搖晃很是清涼




突然從頭頂跳下來一隻深褐色的山羊,把步道當成跳點,又倐地往下一段斜坡跳去。第二隻也跟著「咚」的跳下來,這次他站在步道上停了好一會兒,甜美水蜜的眼睛咕嚕咕嚕地打量我們,耳朵豎起又放下。那雙水靈靈的眼睛是想要認識我,鼓勵我往他接近。

這應該是柳杉林,從石鹿登山口近來約莫五公里處
                     

                     

                     


走到五公里馬鞍處午餐,一處平坦如海的林蔭處,春風拂面陽光明媚,心情闊綽到容得下一整個夏天。在這裡第一次放下背包,在平坦偌大的落葉地上開始一場茶席。

                    




茶道老師將茶宴擺出,戶外的茶席對正規的茶道來說,有太多忍耐與退讓,但沒關係,山裡生產的茶本來就該與山裡的空氣一同喝下。手沖咖啡是我的日常,但山上有好多時間,漸漸喜歡品茗。



安靜的呼吸,纖細的器皿,拉長的節奏,出湯時心臟總是暫停。茶葉伸展開來呈現美麗動人的姿態,唇與唇親暱著薄如夢的茶具,我總覺得,我是在喝一陣風、一朵岩縫的小花、一段說不出口的情話。


咖啡是生活的話,茶是情人溫柔的吻。美麗的茶具與動人的茶宴。走進山裡,茶的滋味難以言喻。


三天兩夜的行程在午後三點前一定會結束,回到營地後就可以享受無所事事的山中日子。這時候到處摸摸探探,金眼睛的我找到一個完整漂亮的「脫殼」,但確定不是金蟬。360度拍完了以後,決定不要繼續耍廢,就來升升火吧。

步道上總共有三次野營,分別選在不同的營地,這裡是11.8公里處白石駐在所附近的營地,腹地寬闊



午後的升火和夜晚的營火不一樣,沒有烹煮的持續壓力,就只是要那個氣味。鬆鬆地有一搭沒一搭地放進樹枝,然後火看膩了就回去看一下書,看著看著,裹著睡袋便在松枝的氣味下短暫失憶,爾後又被蟬聲喚醒。

Hilleberg Tarp5的天幕尺寸很甜蜜,面積5平方公尺,設計概念剛好可以包覆一人外,尚有空間可放裝備。搭設的方法多元,我們這樣搭法可以睡下兩個女生,但裝備就只能放在天幕外面。320克。318X215cm。

午睡了一陣子又看了一下書,便往前去取水準備晚餐。回程時順道撿拾樹枝,準備晚上的晚餐。升火時大家眼睛直撐撐地看著火焰,濕透的樹枝伴隨著白煙與火星,等煙散了些,火花的火變像妖精般地扭起了腰。

升火除了沈迷於火焰的躍動,還有聲響與氣味。這次主菜先在山下準備好辣味醬、熱狗與雞胸肉,搭配法國麵包與蔬菜米飯,加熱時把主菜放在焚火台加熱,松煙便縷縷包圍住網架上的食材,增添新的風味。
                   



食物吃起來有煙燻的滋味,是很奇妙的感覺,像是你整晚聞到的氣味進了嘴裡、突然變得具體,然而深深咀嚼,卻嚐不出點點酸甜苦辣。想起吳明益說,要解釋神韻跟解釋美一樣難,「那是你拿出解釋的套索,就當場自殺的驕傲生命。」虛幻又不可靠,我覺得要說明那從味蕾中萃取出被浸染的煙燻氣味,也一樣虛幻且不可靠。

畢竟那是一縷煙,從乾爽的松葉枯枝、森林的深處升起,混進了滿空的鳥鳴、灑落的陽光,深深淺淺遠遠近近的綠與綠、連同昨晚那場大雨打濕的帳篷上珠珠露點,一起吃下。

早餐簡單蒸顆饅頭



第二天清晨往霞喀羅大山前進,從步道要往山上去一開始就是一個極大的落差,然後沿途的陡上,雖還不需要拉繩,但回程勢必要亦步亦趨了。走在稜線上偶然有寬闊的大景,但來到霞喀羅,本來就是要體驗綠鬱蔥蔥或紅楓點點的中級山林相,如果要看三百六十度的大環景,這裡也許不是最好的三角點。

石鹿大山(霞喀羅大山)的木牌都有點腐朽了,但手寫的感覺很棒

抵達三角點的腹地太小,回程處有許多林蔭遮蔽的好地方,找到兩顆筆直漂亮的松樹把樹吊床架好,便開始一場悠悠哉哉的森林午餐。簡單的BLT三明治配上咖啡,吃什麼並不重要,山上的食物吃起來永遠如此美好。






在山上,有時候想要一個人,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累的時候停下來吹風,無聊的時候戴上耳機。有時候想要兩個人,走走停停回頭張望,互相按下快門,等銀河起落,高山杜鵑盛開。有時候想要一群人,熱熱鬧鬧開心大笑,一起躺下來聽樹梢說話,看到山羌互相噓聲停步。

每一座山都有適合的山夥伴,最快樂的時分,是擁有一群最快樂的人。和你們在一起,我最快樂。
                         
                    

天幕下的午睡、晨起的鳥鳴,松煙與月光揉成一首詩。喜歡Syakaro,想住在霞喀羅大山裡,想像一隻飛得像鷹的蝴蝶,乘著溪谷的氣流拍翅滑行在霞喀羅溪。


山中小溪的溫度極低,如果要來擦澡可能需要一點勇氣。但沒有深潭與瀑布,喜歡穿泳衣野溪的可能會失望了
                     
在這裏人類與所有自然生物都能和平相處,彼此間不恐懼害怕,那陌生好奇地注視永遠停留在陌生好奇,彼此之間都在渴求安然的獨處。幸福、絕望與平靜;空間、寧靜與孤獨,都存在霞喀羅步道裡。

                     

                    

2020年5月24日 星期日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帥 | 1—HOKA ONE ONE真的能登山嗎?

全球這兩年誇起了戶外旋風,有型時尚的年輕人前仆後繼地擠入outdoor圈,於是各大品牌只要能扯上「機能風」變搖身一變成為潮流的代表,而法國戶外品牌HOKA ONE ONE的SKY KAHA更是讓登山鞋款擠身為街頭風格的大功臣。

在台灣也是,要擁有一雙HOKA ONE ONE SKY KAHA還要排隊搶購搶號登記,這真的令人非夷所思,但是除了帥,SKY KAHA真的可以爬山穿嗎?

山女孩熱愛買裝備實測的個性,在抵擋了兩年的浪潮後,終於還是臣服敗了一雙SKY KAHA,不是業配就可以放膽寫測評,我們就省略開箱那些360度鞋子轉來轉去拍個不停的細節(其實我很不懂為什麼各個角度都要來一張),這雙鞋我想大家都不只看過一次開箱文了,讓我直接來講規格!

 

相關規格

防水技術:eVent防水薄膜
鞋面 : 皮革57%、纖維織布21%、合成材質22%
中底:Eva+RMAT®
大底:黃金大底 Vibram®Magagrip
重量:單腳440~508克(視鞋子大小)

我總共實測超過十次,有三次在完全不同的山徑、路況與季節實測,有長途的林道、破碎的乾溝、碎石坡、晴天雨天泥濘天,當然還有最具代表性的尼泊爾的雪季。我個人對HOKA ONE ONE SKY KAHA的總評價:帥!有夠帥!但有其限制的環境。

這僅代表我個人的立場,接下來就以照片來說明:

大霸群峰

大霸群峰一次可以揀四顆百岳,分別是大霸尖山、小霸尖山、加利山、伊澤山,大部分的登山客會選擇三天兩夜的行程,來回加上大鹿林道要踢62公里,最磨人的還是第一天要重裝走大鹿林道17公里。這是我第一次穿HOKA ONE ONE SKY KAHA,原因是林道平緩,其他的登山靴的底都偏硬,而SKY KAHA的厚底軟Q的特性很適合這樣的路線。

而大霸群峰並沒有很破碎的地形,高山步道整理的非常平坦好走,唯一較有難度的小霸尖山,也只有後段需要用手攀爬,但是踩點大而明顯,其實是非常親近的山。

尼泊爾

尼泊爾的登山文化高度成熟而精緻,大部分的步道需要有專業的嚮導領隊才能入山,通常這樣的步道雖具有一定的難度,但不算是太破碎的地形(比較艱困的可能是氣候與高度的適應上),若是像我這次在雪季前往的安娜普娜群峰路線上,當地著明的一條支線——馬蹄山群健行(Mardi Himal Trekking),路徑更是清晰爽朗。

SKY KAHA在雪地上的表現很好,大底Vibram Mega Grip材質,專為濕滑地形研發,有非常優異的防滑效果,GORE-TEX防水透氣,重量輕,走起來非常的舒適。因為雪地,所以選厚磅羊毛襪,剛好把對我來說鞋內稍寬的空間塞得極為舒適,讓我慶幸是帶著這雙鞋前來。

不過有個很大的問題,是直到上簡易冰爪的時候才發現。SKY KAHA的鞋底做得比一般登山靴來的大上一兩號,原本的冰爪尺寸要套上SKY KAHA就要多費力了,甚至會有套不上的可能。還好一路上的穿脫都有夥伴協助,這也是給我一個教訓,不論是各自使用過多少次的裝備,只要是需要互相搭配的部分,都應該實際將兩個(或以上)重新操作一次,避免有任何的意外。

 

奇萊主北

奇萊主北一次可撿奇萊主山、奇萊北峰兩顆百岳,大部分會選擇三天兩夜或是兩天一夜,步道的狀況以碎石路為難度最高,去程重裝陡上兩條乾溪溝是最辛苦的地方。加上奇萊北峰山形尖銳險峭,其實並不是很好走。奇萊山區的氣候變化很快,難以預測,經常雲霧風雨時停時起,陡峭危險的山徑與無法掌握的氣候,是具有挑戰性的山。

這次會挑選SKY KAHA上奇萊主北,是因為上次我穿的是低筒登山鞋,在下山時遇到大雨,陡下時乾溝的泥沙混著小碎石讓我的腳不停的往前衝擠,所以這次想著一定要穿高筒的登山鞋。再者因為這次是兩個女生直上稜線山屋,重裝陡上的重量希望可以有一雙走起來軟Q而不會因為下坡壓迫到大拇指的鞋,結果這正是令人痛哭的開始。


奇萊主北的地形險峻,加上成功山屋還要上下取水,很多地方的踩點相對比較小也較容易鬆動,對我個人的習慣來說,應該要穿「路感」比較強的鞋子才對。該怎麼說,就像是歐洲車與日系車的底盤路感,回饋比較直接(或說比較硬)讓我可以有效的判斷路況,而SKY KAHA軟厚且大面積(鞋底比一般正常尺寸大),會讓我有時候有錯誤的判斷。像是卡在岩縫中的踩點,如果是其他廠牌的登山靴就可以輕易的判斷,靠著鞋底側旁即便是一小部分,助力即可上攀,但是若是SKY KAHA就會造成習慣施力點的錯位,甚至會卡在一些樹縫或是岩縫中。

又再者是因為我的腳偏窄瘦,如果陡度落差較大時,只穿一雙薄的羊毛襪的腳比較難固定,老是往前衝,也許可以考慮更厚磅一些的羊毛襪,但就不能是夏天了。

綜合建議

大抵上來說,它是一雙表現不錯的登山鞋,尤其是在長時間徒步的過程中,有效地減低腳底的疲勞,但仍有其地形上的限制。我覺得可以在不同的路徑或是山,與其他的登山鞋搭配交換使用、互補。但是如果說到帥的話,仍舊是帥氣程度百分百,在山下穿搭時低調卻易於穿搭的顏色(首推灰色與沙色),還有一穿上馬上腿長五公分的視覺效果,不難理解為什麼這些年大家都要追帥。

 

熱門文章

山女孩Kit的霞喀羅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