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山女孩]201511玉山主峰

玉山,通常是指玉山主峰,海拔3,952米,為臺灣第一高山,位於南投縣信義鄉高雄市桃源區嘉義縣阿里山鄉交界處。鄒族人稱為八通關,早期西方人稱摩里遜山(Mt. Morrison),日治時期時,因日本人發現玉山比日本本土的富士山還要高,於是被稱為新高山。在臺灣百岳中,玉山與雪山秀姑巒山南湖大山北大武山合稱「五岳」,為臺灣最具代表性的五座高山。
玉山山容氣勢磅礡、雄踞一方,四季景緻分明而優美:春天玉山杜鵑盛開、夏季雲海繚繞、秋季則遍布法國菊,冬季則雪白如玉;「玉山積雪」成為臺灣八景之一。19854月,玉山群峰周邊劃入新成立的玉山國家公園。玉山是布農族鄒族共同的聖山,也是當代臺灣的象徵之一,臺灣民間對玉山也有「心清如玉,義重如山」的譽稱。---(from維基百科)
從今年六月初夏開始排隊抽籤、一直到深秋才正式啟程,這中間先後去了合歡山、雪山、陽明山西段縱走,都是為了玉山的訓練。這次的旅程,讓我感動得不是氣勢萬千的絕佳美景、也不是磅礡無敵的朝陽日出,反而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生活日常體驗,像是薄薄的灰塵掩蓋的真相,讓我對登山這件事情有更不同面向的思考。
這次第一次參加登山社的商業團,第一天晚上先抵達登山社提供的便宜住宿,房間有基本的整潔與隱私、以一個人三百的價格睡一晚是很可以接受的。
家徒四壁,有點茫然的樣子
當天嘉義懊熱無比,還大開冷氣一整晚。晚上七點有簡單的行前指導與嚮導介紹,登山社經理豪氣萬千地說,他們絕對不收小學生與六十歲以上的長輩入隊,因為這兩類的山友會拖垮整隊的速度因為只有兩個嚮導,若是有山友半路折返或是隊伍拉太長,只有一個嚮導是無力照顧其他隊員的。聽到這樣的保證當下非常的放心。



隔天清晨六點鐘集合,有兩台小巴士接駁總共20位團員。當天有兩位團員臨時取消行程,所以只剩下18位,團員總共有6位女生、12位男生,男生中又有一半都是已經超過50歲以上的大哥們、甚至70歲以上的大哥就至少三位左右,不過大哥們都說自己本來就有登山的習慣,我在跑全馬的經驗中也經常遇到年紀超過60歲的大哥體力超好、速度超群,所以就以這樣的組合浩浩蕩蕩地往塔塔加前進。




約一個半小時後抵達里程約50公里處的石桌村休息,在這裡有最後的便利商店可以提供採買與吃早餐,很簡單的吃了早餐後就出發。




達塔塔加上東埔停車場下車整理裝備有入山前最後的公廁,派出所大哥會查看身分證確認登記入山證與入園證,這時候發生一件事情,我們有一位女生脫隊完全找不到人,真的是全隊人仰馬翻的連男廁都翻遍了,才有人說似乎看到有一個女生提著很大一包塑膠袋跟著別人的隊與搭上接駁車。我們的嚮導急急忙忙地集合大家,之後就搭接駁車約六七分鐘的車程往登山口找人




看到玉山登山口的大石頭真的內心澎拜,等了半年終於有機會來一親芳澤了!因為剛剛找人已經耽擱不少時間,所以趕快排隊合照,嚮導也很認真嚴肅的交代大家不可以隨便脫隊,會拖延大家的時間,也不要先行出發走在他的前方,這樣他會無法確認人數,並且請壓隊的嚮導一定要確實回報人數。




今天的天氣超好,展望清楚,沿路大部分都是曝曬的路徑,突然好想念雪山那段松樹蔭蔭的階梯。

1.7公里上升高度200公尺,走得氣喘吁吁,這時候押後的嚮導說先前脫隊的女生已經體力不支放棄行程,聽說情況不是很好,擔心她自己走回登山口會有危險,所以要陪同回去登山口安置在東埔山莊,領隊的嚮導繼續帶著17位團員在孟祿亭稍作休息後,步行約莫1小時40分鐘到觀景平台用午餐。




這次的午餐我們兩個女生只準備了白饅頭與麵包,真的好想吃香噴噴的飯糰夾蛋與油條喔。
此時有大哥吃完香蕉就把果皮隨手一扔,嚮導很嚴肅的說請不要隨地丟棄廚餘,大哥說有人跟他說果皮是可以扔的、只有塑膠袋不行,嚮導告訴大家在2500公尺以上的山上細菌是無法分解果皮的,還是希望大家能愛護山林,不要隨意丟棄垃圾與餵食野生動物。
錯估天氣的炎熱,把水喝光光,以後要切記水量預估啊~
繼續往前走了1個多小時,經過了無數個棧橋,到了6.4公里處的大峭壁(高度3232m),在這裡我就把水全部喝光了,天氣有夠熱的。
我拍照時大哥們一直說你幹嘛面壁思過

這時候在走2.8公里就可以到排雲山莊,這時候我氣喘吁吁,從來沒有這麼短的時間就累成這樣。


因為隊伍拖得太長,又只有一位領隊嚮導,嚮導很負責任約莫一陣子就會集合點人數,但後面的大哥們落隊太多,所以幾乎是走走停停,完全沒有辦法抓基本的速度。甚至有一位71歲中國籍的大哥背的是有拉桿的登機行李袋外掛一個後背包,長時間的揹負讓背痛苦不堪(但是又不能拉著走山路),到最後幾乎是趕路到排雲山莊。嚮導趕上速度,好險仍在原訂的時間下午四點抵達。



到了排雲山莊時,先趕快穿上禦寒的外套,大哥們都非常興奮,幾位自己前來的大哥拜託拍照,藍色衣服與紅色灰帽外套就是這兩天辛苦的嚮導。

排雲山莊還有門牌~希望以後可以開放寄送明信片啊!


這時候雖然才是下午就已經3-4度,太陽下山後應該會在零度左右。

在玄關要換下登山鞋的時候在鞋櫃中發現,這次有一團日本商業團,所有的團員約12位都在自己的登山鞋上仔細別上自己的名牌,避免隔日清晨天黑時兵荒馬亂拿錯或是找不到自己的鞋子。



排雲山莊果真是五星級的山屋,連拖鞋都幫山友準備好,真的是好貼心、跟住在飯店沒甚麼兩樣啊~好希望我們以後的山屋都可以這麼豪華,這樣登山的運動一定會更普遍的,但這也是隱憂啊….

玄關處有清楚的標明吃飯用餐的時間,每一個人都會拿到三種不同顏色的票卷:午餐、早早餐、早餐,用餐的時段或是商業團會直接跟排雲山莊登記,如果是自主團的話要先跟山莊的工作人員說清楚用餐的時段,因為每一個時段都有基本限制人數,滿了的話就要等下一輪了喔。




山莊明亮乾淨,二樓樓梯右手邊的房間挑高較高,左邊較低顯得比較不寬敞、每間都是上下舖共有12個床位,有舖上厚度足夠的泡棉墊。


嚮導非常貼心的幫女生安排在空間較寬敞的床鋪(因為有3人取消),另外也照顧年紀較長的大哥們安置在下鋪,避免晚上上上下下發生危險。


房號標牌很有趣,都會有一個野生動物的圖案,我猜這是山羌?






到一樓山莊櫃台發現有紀念章兩枚~~但是我還是不會傻到把小本子背上來蓋章的XDD~~山莊很細心有提供行李標籤,就讓我浪費一個小資源蓋上紀念章帶回家吧! 下次要來的人可以自己攜帶白紙喔。

還有供應下午茶與甜點!!

下午五點開始供餐,三菜一肉一湯,飯跟湯都可以增添,能在山屋吃到別人為你料理的熱騰騰的飯菜真的超級幸福,而且還不是只有湯麵而已呢~

這時候旁邊桌的日本團作的規規矩矩,仔細看都是約莫50-60歲的阿姨們、大家穿戴整齊,全部都是專業的登山裝備、認真的戴上頭燈安靜的吃飯、交換彼此帶來的零食。每一個盤子都是乾乾淨淨、完全沒有剩下任何殘渣與廚餘。反觀其他的山友、用毛帽或是手套佔位置,過度高估自己的食量、多添了一碗飯或是湯卻剩下一半,看到最後集中碗盤的時候那一桶廚餘,都很為每天背負食材上下山的原住民工作人員感到愧歉,畢竟那是辛辛苦苦背了好幾個小時的山路上山的珍貴食材啊




五點時雲層太厚、沒有看到夕陽,吃完飯後氣溫瞬降,我只在上廁所的時候用手機模模糊糊的拍了一張襯著紫色天光、樹影明亮的月色


回到床上把睡袋攤平、內袋一套上就瞬間入睡。一樣沒有高山反應、但一樣又在九點半快十點之際想要上廁所,此時超級掙扎要不要起身,但寧可之後睡不著也不要憋尿,何時我才可以一覺到天明….



隔天清晨兩點起床、十分鐘後用餐,早餐是稀飯與饅頭(或包子),配菜有肉鬆、土豆、醬菜,還有濃郁的熱奶茶! 忍不住超開心的續杯。這時日本團的阿姨們都已經穿戴整齊、裝備齊全安靜地進食、每一個人都是精神抖擻、準備完全的模樣。

出發之際集合時,看到我們的團友大哥們穿上平地的毛線衣籃球長褲、機車雨衣有的只拿手電筒、臨時還有頭燈故障無法使用慌亂之際臨時跑回去跟因高山反應無法出發的隊友商借


好不容易整頓好之後清點人數,發現又少一位73歲的大哥!! 原來是因為昨天他數度落後大多,嚮導好言相勸請他今天早上放棄登頂、但他執意不放棄又擔心自己速度上跟不上大家,就著急地跟著第一個出發的日本隊後面先走,我們已經因為太多狀況延遲出發半小時這時候手機訊號也不通,嚮導只好急急忙忙整隊後出發一路追趕那位大哥。




氣溫在0度以下,幸好黑摸摸的一片走起來沒有膽戰心驚,今天的陡度雖陡、但是因為氣溫很低,行進間我只穿一件排汗衫、若維持不停頓的速度我覺得是剛好,有點冷但是不會過分出汗。走到風口前,其中一位大哥他心急地想要超前出發,就又沒有等嚮導整隊就急忙先行,因為在這次的行程中已經屢次發生,嚮導有點失去耐心的與大哥山友爆發激烈的口角




站在隊員的立場,我尊重嚮導的專業,因為畢竟他一個人要負責十幾位隊員的安全性與狀況,沒有辦法顧及每一個人的速度,不過這幾位大哥都是六七十歲以上的長輩,可能也沒有這樣被嚴肅的指導過,當下就是惱羞成怒,氣頭上有點意氣用事,在氣溫零度以下超陡超窄的面風碎石斜坡上,爭執一些沒有意義的小細節(譬如:我只是往前站兩步我沒有說我要先走、我說了嗎....之類的),讓全隊的人都晾在風口吹冷風(體感溫度-5度)、而我還只穿一件排汗衫……,終於有人互相安撫制止後又再度熱身出發,我就開始流鼻水跟頭痛了……





趕在六點前終於登頂,嚮導超厲害還是讓我們領先登頂趕快讓我們拍照~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第一高峰,其實心情應該要很興奮激盪的,但是受了剛剛的事件影響,我沿路都在想登山教育這件事情,雖然希望山是很容易被親近的,但是不是應該讓國人有基本的知識與素質再來參加,讓大家都知道登山是一件要為自己負責也為別人負責的事情。










天氣超好展望清楚,跟著嚮導細數每一個山頭,在天色渾沌之際享受寧靜的一刻……其實一點也不寧靜,整個山頭就像是菜市場一樣,大家興奮的亂叫亂跳,而且還有清楚的手機訊號,所以很多人都在清晨六點的時候打電話給家人擾人清夢,喔不~~是分享喜悅。







下山的路被日光揭露的一目了然,懼高症的yo開始緊張兮兮,一直很害怕地抓緊鐵鍊步步為營。










一直很想捕捉懼高症的yo害怕的表情~





我因為剛剛站在風口有點受寒,整個頭昏腦脹,就拼命的往下走,只想要趕快再喝一杯熱奶茶。沿途沒辦法感覺風景,前方的大哥們速度很慢、我終於開口說我可以走在前面嗎~結果卻在後面卻聽到一些碎話,甚麼年輕真好體力都用不完,想起我年輕的時候都可以用跑的、女生走這麼快是要當嚮導嗎,可以當飯吃嗎、喔~這麼能走生小孩一定都會很順利、很能生小孩……..

回到排雲山莊吃了一碗滿滿的熱湯麵,終於把身子暖回來,稍作休息整理行李的時候,下定決心之後的回程要按照自己的速度,不要再拘泥那些敬老尊賢的禮數、太過顧及長輩們的面子問題了。



Yo很堅持說他的懼高症已經在山頂治好了~





走在嚮導的正後方,分享一些山林的知識、了解裝備的分類,可以體會到真正投入山林的人是怎麼熱愛每一個山頭。路上遇到很多可愛的原住民嚮導,他們看我走的面無表情,還開玩笑的說要下山了要笑一下才漂亮喔,真的是太可愛了。




回程光影婆娑、陽光賞臉,沿路有陣陣微風搖著松濤、伴隨著蘆葦與小花,終於要結束這一段不算完美、卻仍有收穫的行程。抵達觀景平台時是11點多,想到前一天才這裡吃午餐遙望玉山主峰,現在已經平安下山,真的很感謝山這樣包容。
看到編號01的棧橋就代表終點到了~
每一次的回頭與遙望,都對山有好多感謝與感恩,登山這件事情我不是把它當作運動或是挑戰,每一次我都能透過這樣的旅程、去覺醒一些微光般心中的嚮往,我想要透過這樣單純的前進,讓靜靜沾染的那層薄薄的灰塵吹散。

有時候心臟鼓動有如遠方的鼓聲、發出乾乾的聲音,但我知道那緩慢與急速、都是屬於我的律動。跑步是一個短時間有速度的空白、爬山就是一段長時間沉默的全景。

我好希望大家一起懂得,對山的尊重與愛

每一次歸途、都是為了下一次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