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山女孩]兩個女生的東京近郊


    在秋天,飛離與細雨纏綿的台北,這次和摯友兩個女生的旅行,決定什麼都不想要努力,好好拋棄台北、品嚐無所事事的美好。

    一早從機場抵達東京池袋車站,只花一部電影的時間到了旅行起點—秩父站。先到西武秩父駅前溫泉「祭の湯」鬆口氣,泡了溫泉梳洗後接著品嚐正值時節的葡萄布丁,前往三峯神社的巴士也剛好到了。前往三峯神社只需要75鐘,下午夕陽未落前就可以抵達,交通方式與時刻表都非常清楚簡單(連結)。

→埼玉縣秩父市布丁的當季限定,有巨峰葡萄、蜜柑、楓糖口味
→西武秩父站走出來不到1分鐘的巴士站,有很明顯的三峯神社站牌
 
    三峯神社的名字起源於神社東面可以看到隸屬妙法山脈的雲取山、白岩山、妙法嶽,三座連綿迤驪的清麗稜線。剛好在11月初有祈禱光燈的儀式(連結),整座主殿被遍地的燈籠顯得華麗非常。燈籠上可以寫上祝福的禱詞或是願望,跟台灣平溪的天燈祈福是很像的。

→氣勢非凡的入口

→祈福的燈籠從正殿一路排開一直綿延到大門的入口處,上千百個燈籠十分壯觀

    三峰神社有可供旅客投宿的興雲閣(空房情報連結),榻榻米的房間非常的舒適(暖氣真的強到晚上踢被),設施內的大滝温泉水質滑潤柔細,餐點也相當豪華(料理選擇連結),非常建議投宿一晚、清晨早起觀看壯觀的雲海!

→這是我們一周前預約的晚餐,左上綠色陶鍋裡的是有名的鹿肉
    清晨六點敲鐘後舉行的祈福祭典,3度的低溫哆嗦著縮著腳,不懂儀式的我們總是磕錯頭,吃吃地在祭司背後竊笑。早餐後到興雲閣旁邊的小教院,是一間歷史悠久的咖啡館,有每日限量20份的咖啡凍,氣氛很好但是滋味普通(笑)。

→清晨的祈福典禮儀式神聖,但是因為整個搞不清楚流程也聽不懂日文,照片左邊是我們兩個人駝背縮腳的背影現在想起來還是冷徹心骨啊~

→光影灑落在小教院的石階,美得像幅畫

     離開前的那段前往結緣木的柔軟林道,摯友仰著頭說:「我好久沒有這樣,不想一件事情。」陽光落著我們滿臉幸福,秋風紅葉襯著樹影婆娑,我們的手心緊握著神社裡最有名的氣御守,彷彿能量正隨著呼吸攀附。
→往結緣木上的美麗林道,兩旁皆是高聳入天的針葉林,鋪滿了柔軟一地的針葉地毯,走起來舒爽輕盈。



→三峯神社是關東最富盛名的能量聚集地,許多奧林匹克的奧運選手比賽前,都會來這裡求得氣御守,祈求勝利以外,也到現場灌注靈氣能量。

→離開三峯神社前的銀杏大道,遠看能見到連綿的山巒。天氣太好,怎麼拍都是大逆光。

    西武秩父站轉秩父鐵道到長瀞,盛名的絕景岩疊與秩父赤壁,要乘坐有點刺激的長瀞遊船才能完整體驗。長瀞遊船距離車站行走只需要5分鐘,順著荒川而下兩岸有四季的風景更迭,現在正是紅葉爛漫之際。帥氣的大叔船伕吆喝著,對我們眨眨眼睛後特別往激流划去,濺了尖叫的我們一點荒川綠水。


→身材削瘦的船伕大哥,但是力大無窮又熟知荒川水流,僅靠一支竹篙移動滿載30人的船。
→要搭船之際超擔心水流湍急,船伕大哥跟我們保證絕對不會濺濕,結果就算有塑膠布還是被濺得滿身,船尾的日本奶奶整件褲子都濕了(不想濕的記得坐在船頭啊)。

    不怕高的我連哄帶騙帶你攀上連綿數畝的巨石,你一臉驚恐的看我坐在崖邊,拉著我的背包說什麼也不肯放。這連綿長達五公里的岩疊已經被日本指定為天然紀念物,印記地球誕生時的紀錄。正值秋天,兩岸繽紛的紅葉黃樹點綴整個荒川,觀光客絡繹不絕地前來,若是有時間早點抵達先進行刺激的長瀞遊船後,再到疊岩漫步享受安靜的時分,這樣再恬靜不過了。



    回到車站老街,笑起來像花朵般的老奶奶遞過來的霜淇淋,年代久遠的小巧射擊場老爺爺嚴肅地指導外國遊客如何使用斑駁木槍上的準星。這條老街,就像是村上春樹羅威的森林裡,女主角之一的綠家中的書店。她在二樓露台觀看火災時的,隨口編出的歌詞,真的就如這些可愛的老店,那種隨心所欲又伴隨而來的安心氣息。






    「想為你做燉湯,但是我沒有鍋子。想為你織毛衣,但是我沒有毛線。」挪威森林中這首小詞充滿怡然自得的魔力,和長瀞站附近凍結的小巷時光非常相像。
    一直都是一個人背著10公斤的大包、孤獨地走16小時的我,以為這樣才能深刻體悟世界。但和你兩個人聽著潺潺水聲、玩的幼稚的影子遊戲;或是在鐵軌旁邊瘋狂地揮手、迎著冷風嘴大笑,胸口也是滿滿的快樂和滿足啊。



    如果有一天我們要去東京近郊,大家的首選應該會是從東京出發只需要一個小時車程的川越。這次我們反過來,從遠遠地埼玉縣開始出發,爾後往東京攏集。去過京都的人對素有小江戶之稱的川越應該益發覺得小巧可愛,上一個世紀的安靜氛圍、藍染的日式掛簾後一杯單品,乾淨明亮,留在口中的咖啡香氣持久細緻。




    走往一條長長小徑通往冰川神社,雖然公車站牌有到,但是沿途有太多小巧的咖啡店和精巧的甜點店,我們決定放慢腳步的慢慢前往。但我們總是停下來,過了十分鐘就冷不防手上提大袋小袋的麵包甜點和土產。

    出爐時香氣逼人的哈密瓜菠蘿麵包、小漢堡中內涵邪惡的綿密鮮奶油與鬆軟的紅豆餡,我們把十分鐘的路程走到兩小時這麼長。秋日的斜陽暖暖,咖啡癮發作的我們一個下午就嘗試了三杯不同家的耶加雪非,心臟快樂的鼓動。







    川越冰川神社中各式各樣的御守令人眼花撩亂,最著名的鯛魚御守有紅與粉紅兩色,紅色結一年好運,粉紅結一世姻緣。我們分別求得還算可以的籤詩,不夠滿意的我們胡亂把詩籤綁好,急著要去探訪下一家網路上鐘樓附近著名的甜點。




    突然間,透明清澈的街道中開出一朵茉莉花般的小白貓,埋進頸間那柔軟動人的氣味。瞬間湧起旅人專屬的幸福。 忘記了時間,忘記了目的,我們來到東京近郊,就是要記起如何忘記。那間因為小白貓的出現,再也沒有機會拜訪的甜點店,因為錯過,更顯得照片裡的千層酥脆、奶油芬芳,馬上給我們發願下次再訪的合理藉口。




    我們長大了,畢業離得好遠,家族不再旅行。和情人告了假,兩個女生的旅行,以自然戶外為主軸,讓來東京不再是美食,購物,五光十色的刺激,而是貼近生活體悟,讓身心都溫暖的美好日常。
    我和你,只想要生活中的某一段日子,不想一件事情,把山爬得高一點,遠遠看著那些在陽光下閃亮亮的城市,竟也是動人的風景。